※公告:欢迎光临白杨律师网!专做离婚诉讼、离婚谈判、离婚房产分割,上海资深离婚律师服务,杨欣律师预约咨询:13585634897
浦东离婚律师,浦东房产律师
杨欣律师     (电话咨询)
联系方式:13585634897

    杨欣律师,执业于上海普若律师事务所,多年致力于婚姻、房产法律研究,精于家庭房产分割、起诉离婚、涉婚谈判、协议起草及涉外离婚诉讼业务等,多次代理上海知名离婚析产案件,积累丰富法庭实战经验。


    杨欣律师融理论、实践于一体,曾发表法学论文数篇,其中《试述离婚协议的成立与生效》一文被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民事专业委员会收录于《民商法律师实务》丛书出版发行。此外还著有《企业家离婚与企业发展》、《涉婚房产研究》、《涉婚协议研究》、《试述家庭暴力证据的取得及效力分析》等。

 


    杨欣律师始终以“忠于法律,忠于委托人”为最高信条,凭借丰富的法庭诉讼经验和娴熟的谈判技巧,使得在代理各类疑难、复杂、涉外离婚、析产案件时游刃有余;其以把每一个案件皆办为“精品案件”为服务目标,不辞劳苦,诚信待人;其总能以独特的视角解读法律,维护了当事人的利益,赢得良好声誉。

 

    上海普若律师事务所是经上海市司法局批准的合伙制综合性律师事务所。“普若”总部设于上海张杨路707号生命人寿大厦808室,位于陆家嘴国际金融中心,以上海为中心辐射长三角及华东地区。“普若”拥有一支精干专业的团队。合伙人分别来自上海各知名律师事务所,均有十年以上执业经验,专职律师均毕业于法学名校。“普若”律师一半以上拥有硕士博士学历,大多曾在司法、行政、金融等重要部门任职。“普若”律师在婚姻、房地产、知识产权、体育法务、劳动法务、金融、涉外投资和企业并购等领域具有深厚理论功底和丰富执业经验,能为客户提供专业、优质和高效的法律服务。“普若”坚持“以客户为中心、以专业为保障、以诚信为原则”的先进理念,赢得众多客户青睐。

一、提供法律咨询:单项咨询或全程咨询;

 
 

证人或原被告法庭上说谎怎么办?能否申请法院测谎?

作者 杨欣 来源 白杨律师网 浏览 发布时间 10/01/18

 

 

    在离婚诉讼中,夫妻感情纠纷、财产纠纷大都发生在夫妻之间,很少有第三人在场,因这些事实涉及个人隐私,取证相当困难。司法实践中,当事人在法庭审判时所出示的证据主要以自己的陈述和证人证言为主。然而无论是当事人陈述还是证人证言,毕竟都是言词证据,虚假程度较高,很容易撒谎。为此,在一些离婚案件中,有的当事人就在法庭上相互漫骂、指责对方说谎,法官对此也毫无办法,是真是假只有夫妻二人清楚。

 

随着科技的进步,出现了“测谎仪”。测谎仪是现代科技的发展成果,对被测对象所提取的真实性的含量比较高,有助于案件事实真相的揭露、发掘。那么,在离婚案件中,如果一方当事人认为对方或证人说谎,能否申请法院对当事人陈述、证人证言进行测谎?

 

据了解,“测谎”作为一种科技手段被越来越多地运用于中国法院民、商事案件的审判实践中。在上海,就有运用测谎仪进行审判的案例:(来源解放日报)

 

近日,上海市二中院在审理一起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中,首次委托鉴定机构对案件双方有关人员测谎。最终,法院根据案件审理情况,并参考测谎鉴定作出改判。

 

据报道,上海市一家反光材料厂长期向一反光材料公司供应反光材料。由于反光材料公司拖欠货款,反光材料厂向法院起诉,要求支付欠款。一审中,反光材料公司辩称,已支付货款42.6万余元。反光材料厂则表示只收到36.5万余元,两者相差6.1万元。光材料公司总经理陈某称,曾于2000年4月7日将这6.1万元交给反光材料厂职工平某,但平某予以否认。一审法院根据相关书面证据,认定该公司已支付6.1万元。厂方不服,上诉至上海市二中院。

 

上海市二中院经审理发现,比较双方提供的书面证据,均不具较高的“盖然性优势”,也就是说,哪一方的证据都不比对方更具明显说服力。由于案件的关键在于陈某究竟有没有向平某支付过6.1万元。因此,两家单位都向法院申请对陈、平两人测谎。上海市二中院接受申请,并委托上海市公安局刑事科技研究所对陈、平两人进行测谎鉴定。测试结果表明:陈某在案件有关情节问题上出现明显的说谎生理反应,而平某则没有出现说谎生理反应。根据测试数据综合判断,平某相关陈述的可信度明显高于陈某。合议庭最终根据有关书面证据,并参考该测谎鉴定结论,认为反光材料厂一方提供的证据比反光材料公司提供的证据更具“盖然性优势”,即材料厂证据比对方更有说服力,由此认定陈某未支付过6.1万元。据此,上海二中院终审改判反光材料公司支付反光材料厂全部欠款。

 

上述案例仅仅是司法审判实践运用测谎仪测谎结论作为辅助证据的个案。在民事诉讼中能否普遍运用测谎仪,目前尚未见定论,立法上对测谎结论究竟怎么定性也没有明文规定。

 

上海市高级人民在2005年第3期《民事法律适用问答》中,关于如何看待测谎结论的效力问题,发表了如下观点:测谎作为一种类似于鉴定结论的辅助证据手段,其本身并非绝对可靠的证据。因此,在具体的案件处理过程中,还要结合其他证据综合判断测谎结论是否成立。比如,根据一般的生活常识、当事人在法官面前陈述时体现出来的诚信程度等品格证据等等,都是可以结合起来综合判断以形成自由心证的依据。不过,对这种情况下形成的自由心证过程,应当在裁判文书中予以清晰阐明。由此可见,上海高院并不反对当事人申请法院对双方的言论进行测谎。上海高院仅仅认为,运用测谎仪得出的测谎结论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应结合法官的自由心证综合对案件事实进行判断。

 

网站声明:本文系本站原创作品,著作权受法律保护,如欲转载,须注明出处。杨欣律师多年在上海律师事务所执业,擅长起诉离婚、房产分割、涉婚谈判、婚姻调解、协议起草及涉外离婚诉讼等业务,联系方式:13585634897。

杨欣律师手机:13585634897  |  传真:021-68879993  |  邮箱:y_xin2@126.com 
白杨树,中国极平凡的一种树不太讲究生存条件,田埂旁,大路边,只要有黄土的地方,它就可以生存
它是草根族扎根在贫瘠的土壤中它是风雪的压迫下仍能倔强挺立的一种树,哪怕只有碗样粗细,仍努力向上!